STARGAZER
红十月的一人乐仓库
同人:主FF7 我流暴露疗法SCS无差
原创:-二律背反-楚城系列
微博@Pixy_typhoon07
圆桌相关走@solo-wingpixy
2018-01-19  

[DFF SCS] 我回到我的城市

*纷争NT背景,时间在秩序和混沌宣布联手但还没正式开战之前

*米德加地图剧情里被毁,这里是再次重构的结果

*1800字短打一发完结,作者放飞自我的脑洞文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
  要找到克劳德几乎没什么难度。

  萨菲罗斯踩着钢制阶梯拾级而上,在高台站定。小个子的剑士就坐在另一端,没带武器,闷声不响地望着这个过于寂静的世界。青蓝的冷光勾勒了那头胡乱支棱的短发,士兵背对着他,蜷起一条腿,手臂搭在膝盖上,对死敌的到来表现出一种死硬的固执。远处,刚被诸神重构起的米德加卧在永夜中,向深空辐射着魔晄的荧火。金属鸣音从不可知的深处传来,弥散在空气里,冬日悲鸟一般徘徊,久久找不到栖息的地方。

  一座空城。

  萨菲罗斯想。

  一块墓碑。


  他走过去。

  “如何?”

  “你指什么。”克劳德恶声恶气地扭头。他已经很少露出如此阴沉的表情了,像一匹转职去帮人看家护院的狼,但这位前混沌阵营的战士从不惮把最黑暗的一面暴露给宿敌。萨菲罗斯总能挑准最糟糕的时间地点出现,而他发自内心地希望面前的家伙立刻滚蛋。

  银发死神把这些反应尽收眼底,不为所动,淡然地扬了扬下巴,目光落在那片熟悉而陌生的风景里。

  士兵沉默了两秒。

  “……很逼真。”

  

  但它是假的。

  在一切结束那么久过后,他回到他的城市,心绪腥苦粘稠,像静脉里的血。那不只是克劳德一个人的记忆,甚至可以说,大部分都不是。普通兵时期的事情到现在都是模糊的。大量时间消耗在训练和任务上,他也根本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米德加兜转,描摹每个细节。

  它们来自神罗大厦顶端某人无数次的俯瞰。然后又是同一个人,用陨石埋葬了那座城所有的野望和悲喜。

  

  “你一点负罪感都没有,是不是。”

  “我应该有么?”男人的语气仿佛听了个笑话。

  ——根本不需要期待其他答案。克劳德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些。现在交手没有任何意义,他压抑着翻涌的战意,摇了摇头:“所以说你什么都不懂。”

  “当个送快递的救世主难道就行了?”

  这问题古怪而尖锐。剑士再次扭头怒视那个傲慢的魔鬼,对方也毫不回避。两人目光如刀,在空气里无声交击。

  “别太自以为是,萨菲罗斯。”

  “是光明污染了你的眼睛,克劳德。”魔鬼似笑非笑,端详着金发人过于年轻的脸,“所以你宁可拔掉爪牙,也要待在人群里……你只看到一朵花,却看不到罪与血浇灌它成长。”

  抗拒的光在魔晄瞳里闪烁,剑士思考着如何回应,却不幸卡壳了。

  “谁信你的鬼话。”他只得生硬地说。

  

  自以为了解了所有。所有悲伤,所有秘密,所有苦难。事实上那些幻影不会让人变得多么特别。

  他活着。打过仗的列车员,开酒吧的话唠男,还有侦探社的孩子……所有的过客,也都无比真实地活着,是世界的一部分。没有人渺小,正如没人是神明。但他心里仍然留着那个人的痕迹,光明的、黑暗的,勇敢的美德和深切的仇恨;也仍然有模糊的声音对他说:萨菲罗斯或许是对的。冥冥中的命运将职责赋予世界舞台的演员们,有的创造,有的毁灭。

  

  “可你就是会。”萨菲罗斯发出低低的笑声,“并且你会帮我促成我想要的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!”

  “结盟。”男人吐出两个字,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,“我说过,你早晚会追求同样的东西。”

  “这次情况特殊而已!”克劳德暴躁起来,他放下腿,双手紧抓着平台边缘,“大家都不想做无谓的战斗,所以尽快打倒次元吞噬者,然后——”

  他猛地停住了。

  “……然后?”竖瞳愉悦地微眯。

  “原世界的你已经死了。”士兵的嗓音降到冰点。

  

  哪怕经历过一次“重聚”,他都还是如此确信自己的胜利么?男人控制不住地为即将打破这个幻想而兴奋:

  “我不会成为回忆。”

  

  他看到浅淡的钢青色燃烧起来。

  狂烈的怒气击穿两人间的精神阻隔,顺细胞共鸣的桥梁刺去,如同一柄出鞘的剑。萨菲罗斯堪堪接下这一击,脸上隐约闪过讶异。

  “那我也不介意再杀你三次。”一招过后就收手的克劳德垂下眼睛,又回到了原先自个儿生闷气的模样。

  

  以痛觉为武器,攻击对手的精神——这真是意外收获,萨菲罗斯飞快回溯了下方才的那一瞬。克劳德在下意识地尝试杰诺瓦个体的能力。

  在不自知地模仿他。

  

  

  空气突然开始震荡,一阵能量波动传至两人身侧。那是机械与魔法的双塔,正将集结号令发起。终章的决战就要拉开序幕了。

  “早点习惯比较好。只要你还是你,我们就必将重逢。”

  男人望着转变为橙红的天空,突发奇想地决定再进一步。金发青年正有点无措地愣在原地——很好,他想,克劳德不习惯自己没有杀意地靠近。

  

  ……就这么不轻不重地、在黄金陆行鸟的后脑勺拍了一记。

  

  “走吧。”

  轻描淡写地如是说,萨菲罗斯转身从建筑边缘跃下。手上还残留着那头金发与外表不相称的柔软触感,魔王津津有味地思忖着勇者会做何反应。

  

  我们是硬币的两面。或许有相同之处,也终究面朝着不同的方向。

  在我回归之前,你就先待在人群中吧,克劳德。

  

END.

评论(13)
热度(58)
©STARGAZER | Powered by LOFTER